强撑了许久,盛欢听到儿子们问的问题,瞬间就绷不住了。她指着门口,对那个女人大叫:“滚!”

衣衫褴褛的女人看了一眼傅靳生,发现他没有任何表示,只好努力遮住胸前背后的风光,抹着泪跑了出去。

“吴妈。”盛欢把吴妈叫来,吴妈的头都低到了胸口,看不到脸上是什么神色,她把浩浩和瀚瀚推到吴妈身前,说:“把他们带回房间去。”

等到客厅里只剩下了傅靳生和盛欢两个人,盛欢平静的开了口:“傅靳生,我们离婚吧。”

一直摆出与他无关的态度的傅靳生,听到这句话猛地睁开眼,转过头来冷冷的盯着她,不屑的笑了一声:“呵,你说什么?”

如果是平时,盛欢一定不敢再说下去了,但是今天!明明错的人是他,为什么他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难道只有女人需要忠贞不渝,男人就可以遍地开花,出轨背叛也容不得质疑吗?

盛欢毫不退缩的面对他,一字一顿的告诉他:“离、婚!”

“被我撞见了这种事,你还想若无其事的翻篇吗?”

“你总说你忙,忙工作忙应酬,我们结婚快五年了,我能见我丈夫,儿子们能见到爸爸的时间加起来没有你任何一个客户长。承认吧,你不爱我,更不爱这个家!”

“傅靳生,我以为你只是被外面的女人迷惑了,我总能等到你回心转意的一天。至少为了让孩子们有一个完整的家,不管你对我多么冷淡我都忍了。可是我太傻了,你只爱你的事业和秘书!”

盛欢一想到儿子指着那个不要脸的女人问,“妈妈那是谁?”她就没有办法再去妥协了,凑合过的念头只有她一个人有,孩子有没有得到父母的关爱只有她一个人担心!

有这样一个爸爸,倒不如没有!她自己一样可以把儿子们养的很好!

傅靳生的眼神越来越危险,脸色阴沉的要滴出水来,他猛地站起来,一把将盛欢按在墙上,火热的唇齿疯狂的在她的身上掠夺。

冰凉的手指从腰上滑过,大力的揉搓让雪白的肌肤上斑布着一处处的红印。盛欢不争气的眼中弥漫着泪水,她用力的别过头去,又一次次的被掰回来。

傅靳生大概是喝了酒,身上的烟草味也十分浓重。他的口腔里散发着酒精的味道,盛欢也被迫沾染了,头脑发晕也如醉倒了一般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