二狗子满嘴跑火车,将山门前一众弟子糊弄的一愣一愣的。

李小白面色古怪,这货居然开始做殡仪服务了,这是要从生到死给人家安排的明明白白啊!

“二狗子,何时改行做殡仪服务了?”

李小白上前两步驱赶众弟子,再让这帮人听下去只怕越陷越深,到时候家底都给这破狗掏出来了。

“咱们跑江湖的技多不压身嘛。”

二狗子咧着嘴哈喇子直往下流淌,它感觉自己又找到了一条市场,能够狠狠的捞它一笔。

李小白无法理解这种死皮赖脸“求上进”的心态,虽说他只给了对方十个亿,但怎么说都是身价好几百亿的狗了,咋还在乎这么点蝇头小利呢?

“缺德狗!”

姬无情骂骂咧咧的挣脱魔爪,扑腾出来。

“最近几日外界情况如何,佛魔两家何时开战?”

李小白扫了俩货一眼,缓缓问道。

“佛爷哪里会理会这等鸡毛蒜皮的小事儿,他们打起来管咱们什么事儿?”

二狗子浑不在意,淡淡说道。

“不错,区区佛魔之争罢了,小道尔!”

姬无情挥了挥爪子,也是淡淡说道。

李小白:“……”

这俩货彻彻底底的飘了,打从佛门回归已然将自己当成一号人物了,终日活在门人弟子众星捧月之中,需要接受现实的毒打。

“这俩心态出了问题,在修行路上可是大忌,回头让陈元过来好生调理一番,在茅坑立多历练历练。”

李小白喃喃自语,朝着第一峰走去。

剑宗,第一峰,宗主大殿内。

应貂正手执经卷在殿内踱步,眉宇之间似乎有忧虑之色。

“宗主,近日可有烦心事?”

李小白沏上一壶茶水,淡淡说道。

“外界都在传言,佛魔两家一触即发,中元界内各方势力得站队了,昨日我剑宗同时接到两封信件,分别来自佛国无语子以及血魔宗血神子,逼迫我等三日内表明立场,此番中元界掀起腥风血雨,只怕是无人可以独善其身了。”

应貂叹了口气说道,保持中立便不是敌人,但同时也不是朋友,不是友军便会有同时受到双方攻击的危险,谁若是敢保持中立,只怕会遭受各方实力的排挤。

剑宗如今好不容易才蒸蒸日上,若是经受一番血与乱的洗礼,怕是要倒退好多年了。

“已经到这一步了吗?”

李小白心中了然,开打是必然的,只是不到最后一刻谁也不知道受到针对的是谁,或许是对佛门的瓜分,亦或者是对血魔宗的讨伐。

“宗主无需担心,佛门与血魔宗本就有所勾结,都属一丘之貉,如今这种局面也不过是狗咬狗罢了。”

“相比起血魔宗这种真小人来说,咱们支持佛门这种伪君子便好,出工不出力即可。”

李小白淡淡说道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