将她压在地上。

能够将华月带出来,自然是得到了摄政王府的准肯,是以,他们才能轻而易举的把她带来金銮殿。

得知皇帝中毒之后,华月脸色煞白,眸中带着错愕与不可置信。

“不可能,我已经让白鼠实验过,不可能会中毒的。”

她将药倒了一半为实验,明明白鼠都没有中毒,那为何皇帝却中了毒?

肯定是皇帝不想为了救她得罪夜瑾,肯定是这样!

所以他才假装中毒。

但看到满朝文武恨不得吃了华月的模样,华月的心里越发恐慌,全身都在颤抖。

短短数月,她已经被折磨的没有人样,骨瘦如柴,脸色发黄,毫无血色。

很巧的是,就在这一日,容华刚好赶回了凤燕国的京城。

他原先是要亲自来接自己的孩子去大齐国,谁知道刚回来就听说皇帝中毒了,大惊之下急忙入宫。

记住网址

当初楚辞给了他两瓶药,其中一瓶他服用了,另外一瓶他想要送给皇帝,却最后不以而非了。

他没有脸面再去找楚辞要第二瓶,就没有办法让皇帝服药。

便在容华匆匆赶往宫里的时候,就已经听说华月这些天为了离开监牢,将献药之事说出来的事情。

他一瞬间就明白了过来。

震怒之下,也顾不得先去看望皇帝,怒气冲冲的向着金銮殿走去。

华月跪在地上,浑身发抖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