说着,她指着卓苗苗道:“你看看你自己,穿的都是什么啊!这都下午了,看起来就像刚睡醒似的。头没梳,脸也没洗,穿着一套旧睡衣跑来跑去的。还有这棉拖鞋,粉色被你穿成了灰色……多久没洗了?”

卓苗苗满脸都是无辜的表情:“拖鞋用不着洗啊!穿脏就扔了。再说了,我陪着孩子,洗脸什么的忙不过来,反正都下午了,再有一会儿就到晚上,又该睡觉了。”

苏小琳被她说的哭笑不得:“不是我说你,人长得又不丑,干嘛非得搞成这样?乱蓬蓬的一个鸡窝头,不要求你扎朵花出来,好好梳直了就行。不洗脸这个别说是我了,换成任何男人都难以接受。咱们女人是靠脸活着好不好?把自己打扮漂亮,走在外面才有自信。”

卓苗苗迷迷糊糊地说:“可我平时不怎么出去,都是呆在家里。”

“多出去走走吧,你该运动了。”苏小琳用力捏了一下卓苗苗圆滚滚的肚皮,叹道:“从你怀孕到现在,我都看着呢!整个人跟气球似的一下子圆起来,至少胖了二十公斤。苗苗姐,你该去菜市场买猪肉的摊子上看看,整整两洗脸盘肉呢!你长在身上不难受,我看了都觉得堵得慌。”

“女人结婚了,要贤惠,要操持家务,可你不能傻乎乎的变成黄脸婆啊!你说你孩子小,可人家的孩子也小,那些辣妈是怎么来的?每天在健身房里跑步,做瑜伽,上舞蹈课,一个个都是练出来的。你这越来越胖真不是好事儿,阮王春跟你闹离婚,我觉得某种程度上……你自己也有问题。”

卓苗苗又急又慌:“那,那我到底该怎么办?”

苏小琳仔细思考了一下:“离就离吧!反正他心思已经不在你身上,拖久了只会让大家更痛苦。好好劝劝你爸,万事想开点儿,不要为了那种男人伤身,真不值得。”

卓苗苗道:“可是……阮王春说,这套房子他也有份儿,离婚以后必须给他一半。”

“什么?”苏小琳就像被踩了尾巴的猫,瞬间跳起来,满脸震惊:“这房子是你爸的,跟他有什么关系?”

“我也是这么想的,可阮王春说,这属于夫妻共有财产,离婚就必须分割。”卓苗苗又开始抽泣。

“简直胡说八道!”苏小琳感觉一阵无名火起:“这房子是你爸单位的福利房,阮王春这是在偷换概念。那个……苗苗姐,你把房产证拿出来给我看看,上面到底有没有阮王春的名字?”

卓苗苗连忙走进内屋,拿来三本房产证,递给苏小琳。

“这本是这套的。”

“这是我外婆在世的时候留下的。说是给我做嫁妆。”

“这套是我妈1的,是从家里老人那儿继承的遗产。”

苏小琳一一看过,好奇地问:“这么说,你们家有三套房子?那你结婚住的那套房子,是谁的?”

“我的。”桌苗苗拿起她外婆留下的房产证:“那套房子很大,位置也好,所以就做了婚房。”

苏小琳微微眯起双眼:“这么说,阮王春没拿钱出来买过房?”

卓苗苗神情黯淡,言语苦涩:“他家里人多。除了他父母,还有两个妹妹。他是村里考出来的第一个大学生,两个妹妹在学习方面远不如他,上初中的时候成绩很糟糕,中考结束就去外面打工。尤其是他的二妹……才十七岁就怀孕了,现在连孩子父亲是谁都不知道。”

苏小琳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:“你一直住在这边,婚房一直被阮王春住着?他就一个人,难道……”

“他不是一个人。”卓苗苗连忙解释:“他父母和两个妹妹前年都来了省城,就住在我们家。”

苏小琳像看稀有动物似的看着卓苗苗:“你公公婆婆,还有两个小姑子,都跟你住在一块儿?这是谁的主意?”

卓苗苗怯生生道:“其实在我外婆那会儿是两套房,中间被打通了,连成一套。阮王春说房子大,人少了不好,就让他爸妈和两个妹妹搬上来一块儿住。那段时间我刚好怀孕,他母亲也好照顾我。”

“不对啊!”苏小琳皱起眉头:“我记得你怀孕的时候给我打了电话,我带着礼物来看你,就是在这儿,你爸妈都在啊!”

卓苗苗缓缓低下头,声音越来越低:“我在那边住不惯。他父母卫生习惯不好,两个妹妹每天晚上都要出去玩,很晚才回来。早的时候十一、二点,玩的时候两、三点,有时候还通宵……她们不带钥匙,说了好几次都不改。晚上外面一敲,我就得起来给她们开门,根本睡不好。”

“那老两口呢?他们自己的闺女,半夜不起来开门?”苏小琳愤怒了。

“他们说是睡着了听不见。”卓苗苗满脸都是无奈:“阮王春也睡着不肯起来。”

“那你干嘛要起来开门?”苏小琳愤愤不平地说:“不带钥匙是她们自己的问题。把她们关在外面,直接睡楼梯,整治几次就好了。”

“琳琳你不知道,那是两个不要脸的。”卓苗苗苦涩地说:“不开门,她们就在外面乱敲乱砸。她们平时去夜场,喝多回来满身酒气,我以前也抱着跟你一样的想法,后来左邻右舍被搅得没法休息,我只能挨家挨户上门道歉。”

“呵呵,都是被你惯出来的。”苏小琳冷笑道:“既然是阮王春的妹妹,他怎么不好好管管?”

“他的确管过,可老两口护着,他也没办法。每次一说这个就要吵架,还得让他拿出钱来养着那两个活宝。久而久之他也懒得多问,反正他的工资不给我,养着两个老的还有两个妹妹。我在那边实在呆不下去,只能回娘家。”

“他不给你钱?”想到虎平涛领结婚证的那天,就主动交到自己手里的工资卡,苏小琳就觉得越发不可思议:“你是他老婆,你给他生猴子,他居然这样对你?再怎么样,每个月至少两千块生活费总要给的吧!”

卓苗苗再次低下了头:“他说我自己有工资,我爸妈都有退休金。可他那边不一样,他父母没钱,两个妹妹也没有工作。”

苏小琳平复了一下纷乱的思绪,试探着问:“阮王春该不会反过来,让你拿钱给他吧?”

卓苗苗咬了咬嘴唇,就像一只受伤的猫,可怜巴巴地点点头:“我每个月给他两千五,一直这样。”

“二百五多个零,好数字啊!”苏小琳感觉整个逻辑世界彻底颠覆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