[]

虎平涛好奇地问:“你们为什么要拉着张鸿雁?”

陈若愚沉默片刻,抬起头,缓缓地说:“人生不易……我爸当年做小生意,几分几毛的利润,到后来扩大经营。他一直对我说:对待犯错的人,只要不是大奸大恶,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尽量包容。其实这个世界上没人愿意犯错,不是每个人生下来就心存罪恶。你可以成为别人心里的阳光,也可以成为斩断别人生路的魔鬼。”

“李文玲的想法跟我一样。她告诉我和张鸿雁:东西没了就没了,大家能走到一起,住在一间宿舍,本来就是一种缘分。十年河东,十年河西,以后谁的发展更好,根本说不准。李文玲她自己小时候也犯错,拿过大人衣袋里的钱……总之一句话,我们愿意给段芷晴机会。”

虎平涛舒畅地笑了:“看来我都想到一块儿去了。”

陈若愚继续道:“我爸还说,应该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负责。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法官。正好你是警察,处理这事儿……你是最适合的人选。”

虎平涛有些诧异:“你怎么知道我是警察?”

陈若愚狡黠地笑道:“你自己承认的,就刚才。”

苏志恒在旁边不禁抚额苦笑:“平涛,咱们都上她的当了。现在小女生啊……”

虎平涛这才反应过来。

他下意识摸了一下自己的脸,摇头叹息:“我老了……”

陈若愚欢快地笑道:“但是你很帅。我决定了,以后就按照你这个模板找男朋友。”

说完这句话,不解释,也没有下文,她冲着苏志恒与虎平涛摆了摆手,“格格格格”笑着,转身朝着宿舍楼入口跑去。

她的背影很快消失。

熄灯时间到了,大楼变得一片黑暗。

虎平涛拢了拢厚重的大衣,对苏志恒笑道:“姐夫,看来你是白操心了。这事儿没你想的那么复杂,人家早就想好了该怎么处理。”

苏志恒摘下眼镜,从衣袋里掏出一块软布,慢慢地擦拭着镜片。他感慨地叹道:“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。希望小段能记住这次教训。很多年以后,回想起来,她会觉得这是人生中珍贵无比的经验,也是一笔无法用金钱衡量的财富。”

虎平涛笑着抬手搭上他的肩膀:“得了吧,姐夫你就别那么感慨了。现在的小女生心眼儿多,她们可不是你想的这么简单。回头我得跟我姐好好谈谈,男人四十一朵花,你现在正是如花似玉的时候,而且刚才从陈若愚也说了,就喜欢你这种成熟有魅力的男人……姐夫,为了堵住我这张嘴,你是不是该表示一下?”

苏志恒愣住了:“陈若愚什么时候说过这样的话?”

虎平涛脸上露出邪魅的笑容:“反正我是听见了。这里没有第三个人,你说我姐是相信我还是相信你?”

苏志恒张着嘴,宽度阔度逐渐增加。他眼里释放出难以置信的目光,表情也变得气急败坏:“平涛,做人不能这样。人家小陈说的明明是你,怎么生拉硬拽的把我也扯进去?”

虎平涛的笑容依然邪恶:“你是她们的老师嘛,近水楼台先得月,嘿嘿嘿嘿……”

“臭小子,信不信我揍你?”

“姐夫,你打不过我。”

……

翌日。

昨天很晚才回家,虎平涛和苏小琳睡的很晚。虽然设置了手机闹铃,早上八点的时候却谁都没起来,一直睡到快十一点……苏小琳躺在床上实在憋不住了,才挣扎着爬起来上厕所。回来的时候拿起手机迷迷糊糊看了一眼,顿时睁大双眼,如触电般尖叫起来。

“怎么都十一点了?老公,老公,快起来,马上就中午了!”

从一个慵懒的妇人,变成一台功率强劲的人形马达,苏小琳只花了二十分钟。

这对她来说已经是最高效率。

女人起床的过程,比男人繁琐无数倍。除了洗脸刷牙,最重要的环节就是化妆。

十分钟描眉擦脸外加抹唇,画了一个简单却不失大方的妆,又花了五分钟挑选衣服……这一系列动作苏小琳平时至少要四十多分钟。她对自己今天的效率非常满意,并对已经产生了婚后男人惰性,无精打采,至少还要在马桶上坐半小时的虎平涛表示鄙夷。

她穿上鞋,出了门,去了菜市场。

买鸡是一门学问。必须买活鸡,生杀现宰。鸡血得留着,让老板弄点水,加点儿盐,凝血成块。鸡杂也要处理干净,尤其是鸡肠子。有些人不喜欢吃这玩意儿,但只要用筷子捅着翻一道,用盐反复搓洗,放进汤里慢火煨煮,便是一道极好的菜。

普通菜市场一般见不到多宝鱼,去海鲜市场又太远。苏小琳结婚后经常来这里买菜,与卖鱼的女老板也就熟了,约好时间让她给自己留了一条多宝鱼。虽是中午,鱼却很新鲜,装进塑料袋加水加氧,回到家里拿出来宰剖的时候,鱼还活蹦乱跳。

下午三点半,准时开饭。

这个时间不是正常的饭点。然而情况特殊,也就特殊处理。

虎平涛下午要赶到省委党校报名,接下来就是封闭学习。那边虽然提供晚餐,可苏小琳觉得必须给丈夫准备一顿丰盛的宴席。

加上一盘白灼基围虾,一盘卤牛肉,两盘炒时蔬,两个人的餐桌已经摆得满满当当。

虎平涛洗了手,看着妻子舀了一碗热气腾腾的白米饭送到面前,再看看这桌菜,不禁笑道:“你这是打算把我活活撑死啊?”

苏小琳在他旁边坐下,认真地说:“我妈说了,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,必须首先抓住他的胃。”

她今天很漂亮。

滇省的冬天不冷,家里开着空调,苏小琳穿着一套紧身薄款家居服,凹凸有致的曲线一览无遗。

虎平涛看得一阵火热,站起来,以强横的动作,用粗壮有力的胳膊将她抱起,往卧室方向走去。

苏小琳大惊失色:“你要干什么?”

“我要吃你。”虎平涛回答的一本正经。

“别闹了好不好,要吃饭了。”苏小琳又羞又气,抡起拳头一阵打闹。可是以她的力度,砸虎平涛坚实胸脯上,跟挠痒痒没什么区别。

“我饿了。”虎平涛是个老实人,说话坦诚:“再说我去学习要一个多月,你得喂饱我。”

虽然家里没外人,苏小琳还是羞得双颊通红:“放我下来,快让我下来……我命令你……呜呜……”

虎平涛深深一个长吻才将她松开,笑嘻嘻地说:“等我这次培训回来,就真正是翻身农奴把歌唱了。”

被扔在床上的苏小琳拢了拢散乱的头发,张牙舞爪冲发出嗔怒:“你休想!”

“这是大环境所决定的,你反对也没用。”虎平涛理所当然地说着,扑了过去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